广告区域

广告区域

输入搜索关键词并按下Enter键

网络热点

招联首席研究员董希淼:科技输出或成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发展新趋势

11月30日,由中国金融认证中心(CFCA)、数字金融联合宣传年联合百余家银行主办的“数字化转型前瞻 第十九届(2023)数字金融联合宣传年年度活动”在京举办。本次活动设置“前瞻・数字新趋势”与“前瞻・转型新路径”两大板块,与会嘉宾围绕相关热点话题进行分享。《2023中国数字金融调查报告》发布、“2023数字金融金榜奖”颁奖,以及“2023信创‘大比武’金融场景适配验证赛道”专项奖表彰等重磅环节也在本次活动中精彩呈现。

招联首席研究员、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参加本次活动并就金融机构科技输出的实践探索、意义、不足和建议做了分享。

招联首席研究员、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 董希淼 

董希淼表示,中央金融工作会议提出的科技金融、绿色金融、普惠金融、养老金融、数字金融等五篇大文章中,数字金融特别重要,是前面四篇文章的支撑,是发展的动力。他指出,在这样的背景下,科技输出有可能成为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发展的新趋势。

董希淼通过回答三个问题梳理了金融机构科技输出的实践情况:一是输出什么?二是向谁输出?三是输出形式是什么?

输出什么?一是底层基础设施。如建信金科建立同业合作平台,将建行企业级的新一代核心系统输出,赋能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等;二是技术产品,如兴业数金形成“4朵云”(银行云、普惠云、非银云、数金云)产品体系,重点服务农商银行等中小金融机构;三是解决方案,如招联锻造数智化催收核心能力,为70余家金融机构提供催收解决方案,助力行业降本增效,规范催收行为。

向谁输出?即,金融机构科技输出的对象。董希淼梳理了三个:

一是金融机构。如工银科技累计向近30家中小银行、券商、保险等同业客户提供智能反洗钱等科技产品;二是政府机构。金融机构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构建“互联网+政务”服务平台,积极参与智慧政府、智慧城市等建设。三是其他机构。如招联与环保企业合作,搭建“餐厨垃圾全生命周期智慧监督平台”,实现实时路径规划、AI视觉识别、智能外呼等。

输出形式有哪些?董希淼表示,金融机构科技输出的形式主要包括了直接输出、科技子公司输出、组建数字金融联盟,以及进行战略入股等形式。

直接输出:如众安保险构建“保险+科技”,2022年科技输出累计服务超700家客户。

子公司输出:从2015年开始,银行系科技子公司已达20家,成为银行科技输出主体。

组建联盟:如2023年4月,浙江农商联合银行发起建立全国农商银行数字金融联盟。

战略入股:如深圳农商银行战略入股粤东3家农商银行,构建更紧密关系,科技输出成为服务。

董希淼认为,科技输出对金融机构而言,至少有四个方面的意义。

一是丰富和优化金融机构收入来源。通过提供系统网络、模型算法等基础设施、系统托管和运维支持、解决方案等服务,直接获得收入。

二是丰富金融场景和获客渠道。在依法合规的前提下,向各种场景(B端、C端、G端)中融入金融服务,让金融服务无处不在,提高获客、活客效能。

三是助推数字经济和数字金融。通过赋能金融机构,加快数字化转型,做好数字金融大文章;通过赋能政府和企业,促进数字经济发展。

四是更好地履行社会责任(ESG)。提升金融机构品牌形象和社会形象,通过科技赋能实现金融报国,彰显金融的政治性、人民性。

在看到积极意义的同时,董希淼也指出了金融机构在科技输出方面存在的问题。

一是机构缺乏战略上的重视和规划。部分金融机构的科技输出基本停留在随机游走的状态,缺乏全面、系统的部署。   

二是科技输出内容较为单一。以基础的系统为主,未形成完整的服务链条和科技生态。

三是科技输出规模小、收入少。与全行业每年超过3000亿元的投入相比,科技输出收入占比极低,增长空间较大。

四是存在体制、机制方面障碍。科技子公司在法律上存在掣肘;与输出对象在理念、制度、文化等方面存在冲突。

就此,董希淼从主客观,以及环境因素等方面分析了金融机构科技输出存在不足的原因。

从主观上看,金融机构相对封闭,在“甲方思维”之下,缺乏主动输出意识和服务精神。   

从客观上看,“没有金刚钻,难揽瓷器活”,自身科技能力不强是重要制约因素。近期“百模大战”虽然热闹,但很多仍在起步。

从环境上看,社会认知和接受程度不高,以及法律法规等软环境有待于进一步完善。 比如部分中小银行担心大银行在科技输出中占用其客户和数据。

然后,董希淼对金融机构加强科技输出提出了四点建议。

一是明确战略规划,努力形成“第二曲线”。有能力的金融机构应制定企业级的科技输出规划,明确输出方向、重点和具体安排,构建更完整的金融科技生态。

二是持续提升自身科技能力。“打铁还需自身硬”,跟踪前沿技术,加大科技投入,培育具有核心竞争力的技术优势和人才队伍。

三是培养“乙方思维”,增强服务精神。认真研究市场和客户需求特别是痛点,组建市场团队,加强对目标机构的营销和服务。 

四是加强科技输出生态建设。与第三方机构合作,完善输出链条、生态;在技术输出的基础上,输出人才、产品、数据。  

同时,董希淼对相关部门提出建议:优化支持科技输出的法律环境,如允许金融机构直接设立科技子公司;加强对科技外包服务监管,创造更加公平的竞争秩序,让“良币”驱逐“劣币”;通过税收优惠等措施,进一步激励金融机构加大科技输出。

董希淼最后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希望金融机构重视和加强科技输出,增加高质量的科技服务供给,更好地赋能数字金融和数字经济发展。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